资讯中心The latest activities

当前位置 :主页 > 服务 >
专访柏林艺术贡献奖导演内策尔:罗马尼亚人不看本国电
* 来源 :http://www.3choose.net * 作者 : * 发表时间 : 2017-06-19 13:04 * 浏览 :

内策尔:我会在排练时就把剧本给他们,拍摄前把这些都定下来,因为准备工作会做很久,毕竟拍摄时间有限。我不可能拍摄当天早上起来写剧本,而且在欧洲拍电影也不是很这种风格。每一天每一分每一秒都是钱。

凤凰网娱乐讯(采写/小凤) 卡林·皮特· 内策尔,这个念起来有些拗口的名字,是柏林电影节的老熟人了,2013年的柏林电影节,他初次参加三大电影节的评选,就凭借反映罗马尼亚社会现象的《孩童姿势》擒获了金熊奖,一步登天。此次,内策尔带着新片《安娜,我的爱》重回柏林,却只拿到了一个杰出艺术贡献奖,是柏林电影节所有奖项中最小的那一个,颁发给了本片的剪辑师达娜·布内斯库。就是去年中国电影《长江图》获的那个奖。

内策尔:教堂那一章在小说中占的篇幅更大,我在影片中保留了这一部分,但是没有小说中那么长。当人们遇到麻烦的时候,他们往往选择去教堂而不是看心理医生。罗马尼亚是东正教,当你在罗马尼亚的时候,会看到有很多教堂,罗马尼亚可能是世界上教堂最多的地方,人们不断地制作着十字架,非常地封建迷信。 

内策尔:我在写剧本时就用的是倒叙。是的,这样写起来还挺难的。在剧本创作的过程中,我会不断地去做一些修改,但因为我采用了自由关联的方法,所以其实修改的地方并不多。男主角的回忆之间都是存在着关联的。所以我试图去解释两个想法之间为什么是这样的顺序、它们之间有着什么样的联系。从一开始我就不想拍用传统的方法拍摄,让角色躺在椅子上,给他看一些东西,然后开始说个不停,就像美国电影一样傻。我想让观众对马上就要发生的事情获得一些暗示,这仅仅是个开始,剩下的就需要大家去想象。

内策尔:我想这可能是我电影创作的一个时期,我不知道这个时期会持续多久。这些情感很多都是源自生活经历,我自己很了解它们,因为可以有把握去做得比较好。我也不知道未来几年会是什么样,可能会想去拍些喜剧或者商业片。

凤凰网娱乐:你提到小说对社会进行了更多的探索,为什么在影片中弱化了这个方面呢?

内策尔:我们在排练的时候讨论过这场戏,让演员尽量多的参与拍摄,不让他们产生什么顾虑。

采访中,内策尔也发表了对罗马尼亚本国电影产业的担忧,他表示在自己的国家,没人愿意去看罗马尼亚电影,他们更情愿和家人一起去看好莱坞大片,因为那会使他们感到轻松。内策尔甚至还声称,罗马尼亚连一本电影类的杂志都没有,因为根本没有人会去买。直接将矛头指向了罗马尼亚当代社会金钱至上的价值观体系。不过谈到未来,内策尔觉得自己也不知道会发生些什么,“说不定哪天就去拍商业片了呢”。

曾在2013年擒获金熊的导演卡林·皮特· 内策尔

《安娜,我的爱》

《安娜,我的爱》讲述了一对恋人之间从相爱到牵手再到分离的故事,看上去一个很普通的爱情故事,内策尔导演却采用了十分不符合常规的叙事方式,零碎的剪辑加大了理解整个故事的难度。内策尔说,自己从最开始的时候就不想拍用传统方法拍摄,否则就会像美国电影一样愚蠢。他只会给观众们一些细微的暗示,剩下的信息就需要观众去主动补完。

《孩童姿势》剧照

凤凰网娱乐:《孩童姿势》讲述母子关系,从母亲视角展开,而《安娜,我的爱》讲述了恋人间的故事,以男性视角展开。你考虑过这个问题吗?

内策尔:小说讲的是一个十年左右的故事,把它按时间顺序拍成一部电影比较困难,而且我也没有什么兴趣这样做。我自己做了一下精神分析,然后觉得如果使用电影语言拍出来应该会比较有意思。假如你知道规则是怎样的:坐在躺椅上,背对着你的心理医生,说出任何想到的事情,然后进行自由关联。即便你说的是某段过去的事情,也会与你的无意识产生关联。就像弗洛伊德说的,梦是通向无意识的关键,因为你可以通过梦了解到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,即本我(无意识)、自我和超我(道德),意识和无意识是相互矛盾的,一方面是动物性,另一方面是接受了是非教育的我们,那么心理分析很重要的一点,是去了解你自己到底是什么样的,即你的动物性。重要的是我们要了解出现了什么问题,比如说如果你惊恐发作,或者内心非常焦虑,但是你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,这种情况你就要深究一下,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的,这是第一步,但并不是很容易的一件事。

卡林·皮特·内策尔:首先,每个导演都有自己的节奏。其次,我觉得四年的时间其实刚刚好,因为我既是制片人,又负责编剧,还要导演,这几乎就是一整部电影的工作了。这半年我会去参加各种电影节,期间我会开始考虑一些新的项目,因为目前我还没有一个很清楚的想法,那么就要先开始写剧本,然后筹集资金,这其实并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,因为是合拍,所以每个影片的拍摄工作在每个国家都有一个期限。然后你开始筹备、拍摄、剪辑,这就需要差不多一年的时间,再之后要参加一些电影节,总共加起来差不多是要三四年的。整个过程中最耗时的是筹集资金,如果没办法找到足够的钱,那么只能跟别人合拍了。 

本文系凤凰网娱乐独家稿件,未经授权,禁止以任何形式转载,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。

凤凰网娱乐:你是如何说服演员拍摄那场性爱戏的?

内策尔:是起到了一些帮助。这次我花了四年的时间,最开始我先写剧本的初稿,为了节省时间,我一边写剧本一边筹集资金。虽然《孩童姿势》拿奖了,我觉得创作上还是要慢些节奏,所以后面花了三年的时间。

内策尔:关于这一点,我从塞萨尔那边了解了很多。因为他既是一个作家,同时也是一名记者,他告诉了我这些事情。但现在大部分东西都很商业化,建立在金钱之上。比如在罗马尼亚,我们没有电影类杂志,没人会去买。可能波兰的情况会有一些不同,因为波兰人口更多。另外,波兰人会去电影院看波兰电影。但在罗马尼亚,没人会去电影院看自己国家的影片。

凤凰网娱乐:你是否是想通过电影来反映现在的年轻人和上一辈之间存在的问题?

2013年内策尔拿到金熊奖

我们花了好几个月的时间排练,尽量让他们自己能够在对话上做一些创新,因为剧本上的语言对年轻人来说有些难懂。我让他们去见了心理医生,谈论这部电影和他们自己的一些问题,以便让他们理解自己在电影里做什么。这个差不多花了有两三个月的时间。

《安娜,我的爱》剧照

凤凰网娱乐:电影探讨了当代媒体的变化发展,你对此是什么态度?

凤凰网娱乐:你为什么如此关注人与人之间的情感关系呢?

凤凰网娱乐:你需要演员严格按照剧本来表演,还是演员自己可以即兴发挥?

内策尔:是的,改动还挺大的。主要情节是一样的,但其它方面变动很大。小说的故事更加社会化,讲述了两个角色横穿罗马尼亚想要寻求帮助。但是心理学在罗马尼亚没有得到足够的关注,大家都觉得心理学家的想法都很疯狂。在1990 年之前,心理学在罗马尼亚是受到封杀的。我觉得罗马尼亚有三四个比较不错的心理学家,但是其他都一般般了。

凤凰网娱乐:能否讲讲整部电影的结构设计?

以下为采访实录:

凤凰网娱乐:剧本改编自小说,期间是否做了很大的改动?

内策尔:他们去电影院是为了放松,如果你让他们在电影院中看我的电影,就像让他们去工作一样。所以相比之下,他们还是更加愿意和家人一起去看好莱坞大片。

内策尔:应该不会,我希望是不会的。但是有关部门可能会给电影按照适宜观看年龄的标准给出一个评级。

凤凰网娱乐:那么四年前你凭《孩童姿势》拿到金熊奖有没有让这个过程更加顺利一些?

内策尔:我也考虑过。这一个关于男主角和他女朋友的故事。小说的作者是塞萨尔·保罗·巴德斯库,本身是一部虚构类自传,他离婚后去了德国,花了一年的时间写了这本书。我觉得这本书写出了人们离婚之后的恐惧感。

凤凰网娱乐:那场激情戏会受到相关机构的审查吗?

内策尔:罗马尼亚人在一些重要的情感关系,包括婚姻这些问题上很谨慎,因为老一代人都是这种思维。比如电影中男主的父母并不想离婚,在共产党执政时期这并非易事,人们把离婚看成一件很羞耻的事情。

凤凰网娱乐:电影中的叙事方式很有意思,剧本就是这么写的还是剪辑时才决定的?

凤凰网娱乐:为什么拍《安娜,我的爱》花了这么长时间?

那我给你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,俄狄浦斯情结:如果你跟你母亲处得不好,那么通过精神分心你会发现,你在无意识里想要同母亲发生关系,这是我们的伦理道德无法接受的,但是如果你本来就特别不受道德约束,那么可能会接受这个事情。接下来的情感分析更加困难。但这些事情都是你要去了解的,因为当你了解了之后,才能更容易地处理这些事情,因为这样你就可以自己做决定了,你的每个部分(本我、自我、超我)到底想要什么,我觉得这会起到很大的作用。精神分析不是每次都起作用,这取决于患者的情况。

凤凰网娱乐:罗马尼亚人更爱看好莱坞电影超过本国电影是吗?

下一篇:没有了